兴业原创

当前位置:首页 > 兴业原创

中标通知书发出后,招标人或中标人拒绝签订书面合同的 法律责任分析

作者:郝运清、马虎 发布时间:2019-08-16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以下简称《招标投标法》)第46条规定, “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但在实践中,当招标方向中标方发出中标通知书后,因一方的原因导致双方在规定的期间内未签订书面合同,此时招标人与中标人之间是否仍然成立合同关系,此产生何种法律责任,现行法律并未作出明确规定,同时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也未形成普遍适用的观点本文意在通过梳理司法实践中关于中标通知书发出后未签订书面合同的法律责任相关裁判观点,并加以理论分析,从而为在该种情形下的责任承担提供解决思路。



1.jp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法律责任之典型的裁判观点

《招标投标法》第45条第二款规定,中标通知书发出后,招标人改变中标结果的,或者中标人放弃中标项目的,应当依法承担法律责任。至于要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在司法实践中主要存在以下三种典型裁判观点:


(一)中标通知书发出后未签订书面合同,承担违约责任

在重庆市永川区人口与计划生育生殖健康中心与重庆市永川区渝达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合同纠纷((2017)渝05民终3183号)一案中,法院认为,永川计生中心在发出中标通知书后未履行与渝达建司签订书面合同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由此给渝达建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同样,在崔某某与临海市永丰镇崔岙村经济合作社合同纠纷((2015)浙台商终字第401号)一案中,法院认为,被告(招标人)未向原告(投标人)发送书面中标通知书,但原告出具了中标承诺书,可以认定被告已口头告知原告中标结果,且原告知晓并同意该中标结果,原、被告应订立书面合同。结合原、被告陈述,可以认定经被告多次催促,原告一直不予签订合同,原告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二)中标通知书发出后未签订书面合同,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芜湖广业建设有限公司、芜湖市鸠江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芜湖市鸠江区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2016)皖民终700号)一案中,法院认为,案涉工程属于应当招标投标的工程,双方当事人应当签订书面的合同,但双方当事人并没有签订书面的合同。因此,案涉合同没有成立,广业公司与鸠江区建投之间的纠纷应为缔约过失责任纠纷。同样,在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与怀远县城市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缔约过失责任纠纷((2014)皖民二终字第00659号)一案中,法院认为安徽水利公司收到中标通知书时,其与怀远县城投公司之间的合同尚未成立,怀远县城投公司拒绝签订承包合同,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应属于违反先合同义务而造成对方信赖利益损失的缔约过失责任。


(三)中标通知书发出后未签订书面合同,承担预约合同的违约责任

河北建设集团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与重庆云计算投资运营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2016)渝01民初760号)一案中,法院认为,涉案工程施工合同未成立,河北建安公司与云计算投运公司之间仅建立预约合同关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当自招标人和中标人在书面合同上签字或盖章时成立,而不应认定为在中标通知书发出时合同即成立,在招标人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双方之间建立的应是预约合同关系而非本约合同关系。同样,林州市采桑建筑劳务输出有限公司与天津市西青区大寺镇倪黄庄村民委员会、天津市诚益投资有限公司、天津市华北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2014)民申字第952号)一案中,法院认为,招标人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双方还需履行签订书面合同的程序,故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属于要式合同,其成立生效须以形成书面协议为要件。中标通知书确定中标人后,招标人与中标人之间成立预约合同,双方均负有依据中标通知书的内容订立本约合同的义务,但预约合同并不等同于本约合同。


2_副本.jp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法律责任之法理探讨

   结合上述典型案例,下文对上述三种责任类型进行法理探讨。


(一)违约责任分析

承担违约责任,主要是指招标人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双方当事人基于招标书和投标书以及中标书的内容,已经就招标合同的主要条款达成一致协议,应当认为合同已经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15条规定,招标人发布招标公告在法律上属于要约邀请。而投标人按照招标公告的相关要求进行投标,就属于《合同法》第14条规定的要约。当招标人在收到投标人的投标信息之后,根据招标要求对投标人的投标内容进行审核,确定最终合格的中标人,并通过中标通知书的方式将中标信息发送给中标人,此时中标通知书正是招标人对于投标人要约的同意,性质上属于《合同法》第21条规定的承诺。根据《合同法》第25条的规定,当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此时招标人与中标人虽未签订书面合同,但是双方当事人依旧合同的内容达成一致,认定合同已经成立。另外,根据《合同法解释二》第1条的规定,当事人对于合同的标的、数量达成一致意见的,可以认定合同成立。在招标程序中,当招标人与投标人招标、投标、评标、定标之后,招标人和投标人之间关于招投标项目的重要内容,经过协商已经达成一致意见。

基于上文,当中标通知书发出后,招标人与中标人在规定期间内未签订书面合同,不影响双方当事人之间合同关系的成立,《招标投标法》第46条规定签订书面合同,对于合同关系的成立来说只起到证据的作用,如发生一方因个人原因与另一方在规定期限内不签订书面合同,不影响依据《合同法》第107条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5.jp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二)缔约过失责任分析

承担缔约过失责任,主要是指招标人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在规定期限内拒签书面合同一方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责任。此观点认为,《招标投标法》第46条规定中标通知书发出30日内,招标人与中标人需签订书面合同。根据《合同法》第32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盖章时合同成立并且不存在《合同法》第36条规定的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情形。因此,当中标通知书发出之后,招标人与中标人未签订书面合同而导致双方合同关系未成立。另外,招投标程序主要发生在建设工程领域,根据《合同法》第270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因此,对于建设工程领域的招投标合同只有订立书面合同,双方当事人才成立合同关系,若招标人与投标人在法定的期间内未签订书面合同,此时双方不成立合同关系。

缔约过失责任作为法律规定的一种先合同义务,以损害事实的存在为前提,只有当一方当事人违反先合同义务造成对方当事人损失时,才会产生缔约过失责任。《合同法》第42条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因一方存在违背诚实信用原则,而对另一方的信赖利益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因此,双方当事人在未签订书面合同之前,他们之间的合同关系并未成立,中标通知书的效力仅在于约束双方按照招投标文件的要求签订书面合同,如果发生任何一方违背该项义务,造成对方信赖利益受损时,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三)预约合同的违约责任分析

承担预约合同违约责任,主要是指招标人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招标人或者中标人仅仅取得了将来订立书面合同的权利,这在法律上属于一种预约合同。而预约合同作为合同磋商阶段的一种特殊的缔约形态,主要目的在于固定交易机会,约束当事人达成最终交易目的结合《招标投标法》第46条、第59条的规定,当招标人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招标人和中标人还需基于招投标内容,履行签订书面合同的程序,中标通知书应当约束招标人和中标人按照招投标文件的内容订立书面合同,而不能直接认定中标通知书发出即是合同成立。因此,招标人与中标人双方之间建立的是预约合同关系,而非本约合同关系。另外,招标人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招标人与中标人还可以就非实质性的内容进行相应的更改、协商。若投标文件和中标通知书认定为最终的招投标合同,则无法解释该现象,只有将招投标文件和中标通知书认定一种预约合同,才能合理的解释这种现象。《合同法》第8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预约合同作为合同的一种,对招标方和中标方均具有约束力,若因一方的原因导致不能订立本约时,将依照《合同法》第107条承担预约合同的违约责任。


7.jp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法律责任之合理性探讨

笔者认为,当中标通知书发出后,由于招标人或中标人一方原因,导致双方未依照《招标投标法》第46条的内容订立书面合同,此时认定预约合同关系成立并承担相应违约责任更具为合理,主要基于以下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认定预约合同成立更能体现当事人的意思自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条规定,当事人签订认购书、订购书、预订书、意向书、备忘录等预约合同,约定在将来一定期限内订立买卖合同,一方不履行订立买卖合同的义务,对方请求其承担预约合同违约责任或者要求解除预约合同并主张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从该条可以看出预约合同作为一种独立的合同,以约定当事人将来订立一定合同为内容,对当事人均产生约束力。在招投标程序中,招标人与中标人在中标通知书发出后,双方当事人已就招投标事项的交易合同的主要条款达成一致,基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共同合意,约束双方依照《招标投标法》第46条的内容,在规定的期限内签订书面合同。同时,中标通知书发出后,双方当事人在已达成主要条款的约束下,可以对部分合同条款的细节进行细化,促使双方更好的签订书面合同。因此,将中标通知书的发出视为一种预约合同的成立,是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选择,有助于促使双方当事人更好的履行签订合同的义务。

、认定预约合同成立有助于规范招投标程序。

从法律规定的角度来看,希望中标人和招标人在中标通知书发出后一定期限内,双方基于招投标文件确定的内容签订书面合同,通过签订书面合同的形式将双方当事人的合意进行明示,以此来促使完成招投标程序本约的订立。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招标人与中标人必须紧紧依靠招投标文件确定的主要内容来订立书面合同,而不可以对合同的主要内容做随意的更改。因此,可以说将中标通知书确定为预约合同的成立,通过约束双方当事人严格按照招投标文件的主要内容签订最终的书面合同,此举让招投标程序变得更加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