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原创

当前位置:首页 > 兴业原创

供暖温度是否达标举证责任适当分配的一则例证

作者:任海权 发布时间:2019-10-31

法律实务界的人都清楚,民事案件的处理难度与标的额的大小并不直接相关。在基层法院的案件当中,供热和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案件虽然争议标的不大,但原被告对抗激烈、各方举证不畅、判决后社会效果较差的特征较为明显。在供暖温度是否达标的问题上,各方当事人的举证能力不完全取决于纠纷发生时的主观能动性(如测温机构的不作为),在此情况下法院调解和判决的结果实际上并非基于事实,而是出于对原、被告不会因此等事宜过分支出诉讼成本(包括时间、精力)的考量。


4.jp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法院在处理类似案件中,有三种不恰当的倾向:一是机械适用举证原则,即用户不能提供直接的、连续的、具有公信力的测温报告时,对于供热温度不达标的抗辩主张一律不予采纳;二是突破诉讼举证规则,只要用户主张供热不达标,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酌情少量核减采暖费,即“对不对先打一板子”;三是久拖不决,以拖促调,在已有事实全部给出的情况下,出于案件考核等因素的考虑,反复强制调解。不难发现,第一种倾向实际是忽略了热用户的举证能力和举证成本。在测温机构不作为的情况下,如果要求热用户以公证方式连续测温,将来的产生的成本极有可能超过诉讼收益。第二种倾向违反了“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诉讼基本原则,实则已严重违法。第三种倾向则属于司法机关不担当、不作为的典型例证。


1.jp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和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张瑜诉兰州新胜利宾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胜利宾馆)与兰州甘霖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甘霖物业)供用热力合同纠纷一案时,虽然二审法院对一审结果作了略微调整(返还采暖费数额由452.42元改判为542.9元),但一、二审在尽力确认已有事实的基础上,合理地分配了举证责任,较为公正客观,体现了法院对化解此类纠纷的精致追求和担当的勇气。


在本案当中,张瑜系安定门外57号401室住户,使用由新胜利宾馆提供的暖气,供暖时间为每年5个月,供热面积108.58平方米,每平方米每月5元。新胜利宾馆与甘霖物业每年签订《供用热合同》,约定由甘霖物业对其物业区域共计31500平方米住宅(含张瑜)及商业用房的采暖费代收代缴。新胜利宾馆与甘霖物业在《供用热合同》中约定,用热方有权按照《兰州市城市供热管理条例》和《兰州市城市供热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的规定要求供热方在每日8时至23时期间对其房屋室温进行每采暖期不超过20次的测量。另,张瑜在2014-2015采暖期内拨打新胜利宾馆电话6次、甘霖物业电话8次、供热管理办公室5次、12345热线19次。


3.jp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一、二审法院均认为,新胜利宾馆未提交张瑜反映供热不达标情况后其履行该义务的证据,且也没有提供其在该年度采暖期内尽到供热单位抽查测温的义务及系张瑜擅自改变供暖设施的原因造成供暖不达标的相应证据,故该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应由供热单位新胜利宾馆承担;二审认为,张瑜虽对室温不达标多次进行反映和投诉,但供热热能具有辐射性和传导性,张瑜亦享受了相当程度的供暖,其要求全额退还采暖费亦显失公平。最终二审判决与张瑜与直接供热合同关系的新胜利宾馆退还采暖费542.9元


在该案中,对于原告张瑜较为有利的事实是采暖期内反复拔打与供热有关的电话记录。法院并没有因为张瑜仅有电话记录而未提供测温报告或未书面要求测温而直接否定其供暖温度不达标的抗辩,而是在电话记录的事实基础之上,援引了地方法规和合同约定,直接指出供热单位未提供证据证实采暖期内尽到了抽查测温的义务,将“被告无证据证实其履行了测温义务”和“原告有证据证实其针对供暖温度反复投诉”两项举证责任相结合,对“供暖温度不达标”实现了证成。这一认证过程既基于法律事实,又接近于客观真相;既坚持了“主张者举证”的基本原则,又结合个案对举证责任作了适度分配,最终得出判决结果的公正性也就在预期和情理之中。


2.jp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从某种角度而言,不少“小案子”更需要裁判者“精雕细琢”,一如本文所涉采暖类案件。个中缘由,主要是关系到基本民生,进入法院渠道的采暖纠纷,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标的额上肯定比重不大,但因牵涉面较广,直面群众基本保障,动辄引起信访等事件的苗头时有显现;次之是纠纷成因的复杂性,如管道问题、设施改造、城乡规划等均可以影响甚至大面积影响供暖效果,而这些问题并非司法的解决能力范围之内。因此,充分运用司法智慧处理此类案件是完全必要的,那种不问清红皂白,上来就以“这么点事情,调解一下就行了”为由进行强制调解或忽视判决说理的解决方式应当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