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原创

当前位置:首页 > 兴业原创

以案释法: 患者隐私权侵犯与否的法律简析

作者:韩佳琪 发布时间:2019-11-15


韩 佳 琪


宁夏兴业律师事务所律师,法律硕士


专业领域: 民商事争议解决、破产



 一、案 情 简 介 


王女士被医院诊断为早孕,因此患者王女士在朋友陪同下到该院进行无痛人工流产手术。手术在全麻状态下进行,术后清醒了的王女士才从朋友口中得知自己的手术过程被医学院的学生全程观摩,但是术前院方和主治医生等并未告知王女士此事,也未征求患者及家属意见。倍感羞辱的王女士将医院诉至法院,要求医院对其赔礼道歉并且赔偿医疗费、交通费和精神损害赔偿金等费用。


二、所 涉 法 律 渊 源


 本案涉及的法律渊源有如下几点 


1、公民隐私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8条规定: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采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人格是指作为权利和义务主体必须具备的法律上的资格,公民人格权的范围包括姓名权、肖像权和名誉权、荣誉权;人身自由权和健康权;个人隐私权与个人意见权。


我国《民法总则》第五章有关于民事权利的规定。其中第109条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第110条规定: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第111条: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我国《侵权责任法》中有都对此的相关规定。其中第2条: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第3条: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审理精神损害赔偿案件具体使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第1条: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1)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2)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3)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第8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第9条: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1)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2)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3)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第10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1)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2)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3)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4)侵权人的获利情况;(5)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6)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2、患者隐私权


根据自2010年7月1日起施行的《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对患者的隐私保密。泄露患者隐私或者未经患者同意公开其病历资料,造成患者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微信图片_20191115160507.jpg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根据自2014年1月1日起施行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严格保护患者隐私,禁止以非医疗、教学、研究目的泄漏患者的病历材料。


我国《执业医师法》第22 条规定,医师在执业活动中应当关心、爱护、尊重患者,保护患者的隐私。


根据北京法院网给出的相关定义,患者隐私权指在医疗活动中患者拥有的保护自身的隐私部位、病史、身体缺陷、特殊经历、遭受等隐私,不受任何形式的外来侵犯的权利。这种隐私权的内容除了患者的病情之外还包括患者在就诊过程中只向医师公开的、不愿意让他人知道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以及其他缺陷或者隐情。


3、医师资格


我国《执业医师法》第2条:依法取得执业医师资格或者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经注册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执业的专业医务人员,适用本法。本法所称医师,包括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第22 条规定:医师在执业活动中应当关心、爱护、尊重患者,保护患者的隐私。第37 条规定:医师在执业活动中,泄漏患者隐私,造成严重后果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6 个月以上1 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4、举证责任


我国《侵权责任法》在第七章医疗损害责任中的第54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5、精神损害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 条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给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侵权方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三、法 律 关 系 分 析


本案中原告王女士作为患者与被告医院之间存在事实上的法律关系。


医患间法律关系是医疗方受患者的委托或其他原因而对患者实施诊断、治疗、护理等医疗行为所形成的权利与义务关系。主体是医院与患者,客体是医疗诊治行为,内容则是双方的权利与义务。在本案中,患者王女士和医院之间建立的是一种医疗服务合同的法律关系。该关系基于双方缔结的合同而产生,医院为患者王女士提供人工流产手术的医疗服务,王女士为此支付医疗费。具体的内容建立在双方真实明确意思表示的基础上,同时还受到医学技术与医学规范的限制。本案中,医院有保护患者隐私权的义务,王女士也有维护自己身体健康和隐私权的权利。

微信图片_20191115160725.png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四、争 议 焦 点 归 案


医学生是否属于医师的范畴


关于手术过程中观摩的主体,即医学院的医学生是否合适的问题。依据我国《执业医师法》的明确规定,医师包括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执业医师资格或者执业助理医师资格是经依法注册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执业的专业医务人员。由此可见,见习的医学生显然不具备医师资格,并不是法律上所称的医生。因此,见习医学生并不享有医生探知或接触患者隐私的特权。此时,若院方对此提出抗辩意见,根据司法实践中其他相关案例的经验,医院可能会辩称安排实习观摩符合医疗教学惯例,临床实习是医学生向医生转变所必须要经历的阶段。针对此抗辩理由应明晰,任何时候医学惯例都不能与法律精神相违背,医学进步不能以牺牲公民的合法利益为代价。临床实习的医学生也不能以牺牲患者的隐私权为代价。


 医院方是否侵犯了患者的隐私权


关于隐私权的法律规制,具体法条笔者已在前文中列出。在本案中,王女士认为医院在为其进行人流手术的过程中,未经自己的同意而擅自让医学院的学生全程观摩的行为是损害了自己的隐私权,因此要求赔礼道歉并赔偿医疗费、交通费与精神损失费共计3万元人民币。通说认为隐私权的客体包括身体秘密、私人空间、个人事实、私人生活,其中身体隐秘部位即生殖器官和性器官、身高、体重、健康状况、身体缺陷等。因此对于王女士做人流手术中所暴露的部位当然属于隐私部位,因此属于隐私权的客体。而针对隐私被他人所掌握,笔者认为分为两种情况。其一是他人是故意用某种手段了解到隐私,这样的行为当然属于侵犯隐私权;又或是他人在知晓该隐私或秘密后将其泄露出去,无论是故意或者过失,这样的行为均构成对公民隐私权的侵犯。其二则是因为有特殊的职业、职务身份或因业务而掌握了他人的隐私。通过这样的方法掌握了他人的隐私并不违法,反而是必要的,合理合法的。这类人群的主体通常包括司法工作人员,例如法官、检察官、律师、警察、公证员等,特殊职业主体例如医生等医务人员、档案管理员等。但是特殊职业主体如若不经过当事人同意而将其所掌握的隐私泄露,这样的行为构成了对隐私权的侵害。出于治疗疾病所需,患者必须将隐私信息向医务人员公开,医务人员因治疗疾病所获知患者的个人信息,以及在患者的知情同意前提下对患者的身体隐秘部位实施医学检查具有正当性,并不构成对患者隐私权的侵犯。但是医务人员的职业道德规范要求,医务人员应对患者履行忠实、勤勉之义务,除认真负责诊治外必须尊重患者的人格权、保守医疗秘密。患者享有隐私权,患者隐私权的内容范围包含身体保密权、隐私支配权、隐私维护权等。身体保密权是指患者享有对自己身体的隐秘部位在严格医疗目的限制之外的不被触摸、观看、拍照、录象的权利,同时也要求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按照职业要求履行保守患者身体资讯的义务。患者隐私支配权是指患者有权利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自己的隐私是否可以被医疗机构、医务人员以及他人利用的自主决定权。患者隐私维护权是指患者及其家属在患者隐私受到侵害时,有权利进行制止, 并可以通过各类救济途径予以维护。


因此,若医院在麻醉患者之前询问其是否同意医学生观摩手术过程,要是患者同意,自然不涉及侵犯隐私权的问题。若患者未提出反对意见,则也可视为默认,即同意观摩,也不侵。要是患者明确表示不同意,那么医生不可以让医学生强行观摩,否则涉及侵犯患者隐私权。从医患关系上看,患者也并无无配合医院进行临床教学的义务。而本案中,医院在事前未告知王女士的情况下,擅自组织医学院实习生教学观摩涉及隐私部位的手术过程,这样的行为是可以肯定侵犯到患者的隐私权,医院在理应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时却未尽其责,从而侵犯到患者王女士对身体的保密权,对隐私的支配权以及对隐私的维护权。


原告诉请是否全部成立


关于被告方是否需要完全按照原告王女士的诉讼请求进行道歉与赔偿。根据法律、道德与情理各方面综合来看,王女士在医院进行人工流产手术时,医院未经患者同意组织实习生进行教学观摩,显然是院方存在过错的侵权行为。因此在确认医疗机构是构成侵犯患者隐私权的情况下,患者要求赔偿道歉诉求是可以成立的。针对侵犯侵犯隐私权的行为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的请求可以可以成立的,具体金额法官可综合当地经济水平、相似精神损害赔偿案件的判决等多种因素进行界定,在此则不多讨论。但是原告王女士要求同时赔偿医疗费与交通费这两项诉讼请求则有待分析。在本案中,医院随意组织实习生观摩手术过程固然侵犯了患者的隐私权,但是院方在手术过程中并未因此而出现不尽职尽责之处,手术结果也并未因此受到不良影响,患者的身体健康权没有因为医学生的观摩而受到损害。在具体手术过程中,医生无违反诊疗规定的地方,因此从手术效果来说无影响,因此原告要求为此赔偿医疗费的要求并不合理。同时还要求的交通费与隐私权被侵犯也无直接关联,因此赔偿交通费的请求也存在不合理之处。


五、综合分析


综上所述,针对此案可以明确,被告医院方在未告知原告患者的情况下,擅自组织无医师资格的实习生观摩其人工流产的手术过程侵犯了王女士的隐私权。


按照侵权责任法的理论,侵犯患者隐私权的行为必须具备四个构成要件。第一是医疗机构实施了侵犯患者隐私权的行为,第二是医疗机构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第三是该过错行为构成对患者的损害,第四即为犯患者隐私权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当医疗机构的诊疗行为同时满足上述构成要件时,即可被认定侵犯了患者的隐私权,医院就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公民个人对于自己的隐私享有维护其不受侵犯的权利,当本案中医院组织实习生在未经患者同意的情况下将患者作为教学工具进行观摩和讲解,对患者尤其是女性患者的隐私部位暴露于非经法律规定认证的专业人员,是构成对患者隐私权的严重侵犯,患者隐私权是受道德与法律的双重保护。


按照举证责任的认定,我国《侵权责任法》的第54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在诊疗时不能判断或者难以判断,医师泄露隐私的行为是否违反法定义务的情况下,则可以医师有无过错来认定其泄露或者使用患者隐私是否为侵权行为。作为医师是能够预见,也应当预见到这种结果的发生,因而可认定其具有过错。


依照我国《民法总则》第110条之规定,《侵权责任法》第2条、第3条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 条之规定,《执业医师法》的第2条与第22条之规定。对于原告王女士提出的要求被告院方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诉讼请求,因为被告医院方确实存在泄漏原告隐私权的事实,故具体赔偿数额则根据原告的患者被侵犯隐私权后受影响的严重程度、医院泄露患者隐私权的具体状况与情节、检索相似案件曾判决过的具体赔偿金额等相关因素而决定。对原告提出的赔偿医疗费和交通费的诉讼请求,因原告在手术中的身体健康权并未因实习生观摩而受损,术中具体治疗院方无失误也无过错,因此该诉讼请求可能不予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