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原创

当前位置:首页 > 兴业原创

探索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破冰之路(下)

作者:范佳玉 文雪婷 发布时间:2019-12-20

摘    要


自从决定起草破产法起,对于是否承认个人破产主体资格的讨论就从未停止。近日,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出台个人债务清理机制,并受理了个人破产第一案,可见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破冰之路已经开启。由于缺乏个人破产制度将导致对债权债务人的保护不周延,有关政府机构和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期望能代替个人破产制度发挥效果,如汶川地震后为灾后重建发出处理银行贷款的通知以及司法解释中规定的终结执行、参与分配、限制高消费等制度。然而,它们均存在一定的弊端,无法彻底取代个人破产制度。目前我国超前消费观念普遍存在,银行和金融机构征信体系基本形成,其他国家和地区也能为我们提供丰富的立法和实践经验,可见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是可行的。


对于个人破产制度的构建,首先要确立公平和效率两大原则,然后在此基础上完善各项具体制度。一是自由财产制度,能够保证破产考验期内自然人的基本生产生活需要;二是免责制度,给破产个人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最后是失权和复权制度,既能惩罚债务人满足债权人的心理需要,又能体现宽恕的法理念。将个人纳入破产主体的范围,有助于减少避债现象,完善个人信用体系,维护社会的稳定、和谐和健康发展。总之,个人破产制度势在必行,我国破产法的改革指日可待。


关键词个人破产制度;征信系统建设;个人信用



三、构建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一)基本原则


要想设立一项新的制度,明确该制度的基本原则是必不可少的,我认为商法领域个人破产制度最重要的原则有二。


最重要的无疑是公平原则,即实现各方当事人之间的公平。仅就多个债权人之间的而言,是要保证他们的公平受偿,而现有的参与分配制度难以实现“全体债权共同满足”,对于那些因客观原因错过强制执行的法定时间的债权人实属不公。而破产法始终遵循公平、平等、公正等原则,法院一旦作出个人破产宣告,便将书面通知至已知的债权人并向未知债权人作出公告。12此后,经申报予以确认的债权人可以参与到债权人会议当中,无论其是否出席,同一性质的债权都能得到等比例的清偿。总之,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应当确保程序上的公平,唯有如此才能实现债权分配的公平合理。


其次,要遵守效率原则,这也是商法的重要原则之一。据统计,外国法院最多的案件类型之一就是个人破产,如美国每年个人破产案件数量有上百万,我国有学者担心设立个人破产后会给本就负重累累的给司法系统带来更大的压力。13 但这一担心可以通过有效的前置程序规则予以解决,规定债务人申请破产前需获得权威机构的咨询意见、强化破产案件当事人的案外和解力度、法官也可以在其中进行调解,通过当事人、法官和债务咨询机构三方的协助,有效降低个人破产案件的数量和质量,提高执行破产的效率。



(二)具体制度


1.自由财产制度


要平衡债权债务人之间的利益,一方面需帮助破产自然人维持基本生活需要,另一方面也要保证债权得到尽可能的清偿,最重要的便是设立自由财产制度。法律规定为满足破产人生存需要,允许破产个人保留的自行占有、适用、收益和处分的一部分金钱或实物被称作自由财产。这是保障人权的需要,有利于鼓励债务人主动申请,也能很好的形成经济的发展及社会的稳定。放眼各国个人破产立法模式,日本采取概括式,而美国采取的是列举式。目前我国《民事诉讼法》中采用的是概括式规定划分不可执行财产的范围,法官可以自由衡量,而现实效果却往往不理想。本文认为,对自由财产范围应改为列举式,像美国那样列出长长的清单,便于法院执行,也能让破产个人提前做好心理预期。


2.破产免责制度


破产免责制度是个人破产最大的特殊之处,指的是对被执行人当前且未来无法清偿的债务予以彻底免除,赋予了破产者一种特殊利益。不过,为保护债权人的权利,免责条件往往十分严格:一是规定较长的考验期,外国一般规定在4到7年;二是主张实行许可免责主义,待考验期满非自动免责,仍需法院审查许可;三是对债务人的行为严格把关,防止不诚信的行为。14反对者认为该制度突破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传统观念,违反了民法上的无限责任原则,将破坏债权人的信赖基础。但本文认为,为鼓励诚实信用的债务人,应当倡导宽恕法文化,给与适当的让步,让破产个人看到重生的希望。


3.破产失权和复权制度


失权指破产个人在一定期限内受到各种权利、资格、行为的限制,是符合公平原则的要求,体现破产惩戒性的制度之一。失去的具体权利与资格在我国台湾和香港地区都做了列举式的规定,我们可以参照其成功经验以及结合实际情况在立法中作出相应的规定。建立失权制度可以满足债权人的心里需要,但丧失了公民权利和职业资格的债务人难以重整旗鼓,限制其开展某些经营活动的自由,还债能力自然有所降低,此时还需规定复权制度。复权指的是经过一段期间,允许回复破产个人的固有权利,包括申请复权模式和自动复权模式。15 本文认为,我国立法应当采取前者,该模式能更大程度督促破产个人遵纪守法,打击欺诈破产,耐心等待考验期结束。


四、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现实意义


(一)鼓励坦然面对,减少消极避债


近年来,各种极端的避债逼债事件层出不穷,如山东省聊城冠县发生的“辱母杀人案”带来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那些法律上诚信但确实无力履行的债务人,承受不住债权人每日的纠缠,有家不敢回,选择远走高飞、浪迹天涯永难翻身。而个人破产中的上述各项制度,建立了个人理性退出市场的机制,能够鼓励负债者坦然面对曾经的失败,积极配合破产管理人的工作,满足条件后便能东山再起。总之,破产个人不会仅因为欠债丧失做人的尊严,鼓励破产者坦然面对失败,有效减少消极避债现象的产生。16


(二)转变破产观念,建立信用体系


香港影星钟镇涛曾说过,“金钱破产并非绝路,人格破产才是绝境。”这里的人格破产便是指丧失个人信用。长久以来,大陆地区普遍认为是个人信用不好才会导致破产,立法者秉承的也是“破产有罪、破产不免责”的理念17,其实这些观点是逻辑错误的。信用消费是破产的基础和造成破产的原因之一,但反过来,只有确立个人破产制度才能建立起信用体系。目前,“执行难”的重要原因是债务人无可供执行的财产,长此以往执行案件不断积累, 司法权威和国家公信力也在明显下降。个人破产制度一方面可以对经济危机的个人伸出援手,另一方面也加强了银行等债权人对风险的预测和防范责任,推动个人信用体系的形成。



(三)实现公平互利,构建和谐社会


建立个人破产制度还能实现债权人、债务人和社会互利共赢。首先,在债权债务人之间,允许债务人破产,给法律上诚信的债权人重新参与市场竞争的机会,对债务的偿还也是有利的。其次,在诸多债权人之间,单个提起诉讼难免浪费司法资源,获得财产的份额也不公平。但在破产程序当中,法院会通知已知和未知的各债权人,然后做出公平的分配。最后,对于个人而言,只承认法人企业的破产主体资格是不平等的。各民事主体之间都能进行商业活动,但承担无限责任的自然人可能不堪重负,甚至恶意逃债,走上违法的不归路。扩大破产主体范围,赋予个人破产能力,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正义、诚信友爱的切实需要,使整个社会朝着和谐、稳定、有序、健康的方向发展。




  脚   注  




12、参见邱柳:《我国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必要性浅析》,载《科技成果纵横》2009年第3期,38-40页。

13、 参见许德风:《论个人破产免责制度》,载《中外法学》2011年第4期,742-747页。

14、参见刘静:《信用缺失与立法偏好——中国个人破产立法难题解读》,载《社会科学家》2011年第2期,100-103页。

15、参见文杰,张丽琴:《建立我国个人破产制度问题研究》,载《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2002年第3期,69-77页。

16、参见郭兴利:《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化解个人债务纠纷的新路径》,载《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2期,140-144页。

17、参见陈莺:《我国构建自然人破产制度的法律思考》,云南财经大学硕士研究生论文,2013年。




主要参考文献




[1] 刘冰.《民法总则》视角下破产法的革新[J].法商研究,2018,35(05):47-57.


[2] 杨显滨,陈风润.个人破产制度的中国式建构[J].南京社会科学,2017(04):98-104.


[3] 刘静.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反思[J].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06):38-45.


[4] 李帅.论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立法进路——以对个人破产“条件不成熟论”的批判而展开[J].商业研究,2016(03):186-192.


[5] 赵万一,高达.论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构建[J].法商研究,2014,31(03):81-89.


[6]许德风.论个人破产免责制度[J].中外法学,2011,23(04):742-757.


[7] 刘静.信用缺失与立法偏好——中国个人破产立法难题解读[J].社会科学家,2011(02):100-103.


[8] 陈育,赵海程,姚艳.个人信用与个人破产制度法律关系的分析——兼论我国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现实意义[J].财经科学,2009(08):1-9.


[9] 孙颖.论我国个人破产法律制度的构建[J].现代法学,2006(03):91-97.


[10]曹兴权.雾里看花:自然人破产之争[J].河北法学,2006(04):43-47+146.


[11] 杨大楷,俞艳.中国个人消费信贷状况及风险防范研究[J].金融论坛,2005(07):45-50+63.


[12] 洪玉.略论建立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若干法律问题[J].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03(05):20-24.


[13] 文杰,张丽琴.建立我国个人破产制度问题研究[J].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2002(03):69-77.


[14] 汤维建.关于建立我国的个人破产程序制度的构想(下)[J].政法论坛,1995(04):46-52.


[15] 汤维建.关于建立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构想(上)[J].政法论坛,1995(03):41-48+53.


[16] Skeel,Debt’s Dominion: A History of Bankruptcy Law in America,2001,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1,pp.152-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