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原创

当前位置:首页 > 兴业原创

兴业连载 | 《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修改实施后诉讼案件变化分析及对策(一)

作者:冯建军 发布时间:2020-04-28

2019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修改

一、当事人陈述和自认规则的变化

(一)当事人陈述和自认规则主要新旧法条对比及解读

表格Excel版第一张.png

1、自认的范围。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第3条延续了2001年《民事证据规定》对自认的理解,将自认作为举证责任的例外对待,并对自认的内容进行了扩充。2001年《民事证据规定》规定的自认的内容为“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民事诉讼法解释》第92条将自认的内容修改为“于己不利的事实”,而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在吸收《民事诉讼法解释》第92条关于自认内容规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充了自认的内容,首先将一方当事人陈述的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为自认的内容,其次是将自认的场合由《民事诉讼法解释》第92条“法庭审理中”扩展至包括“证据交换、询问、调查过程中”。

2、拟制自认。相较原规定,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第4条对拟制自认最主要的变化是删除了“充分”二字,之所以如此修改,是因为过度地说明第一会影响审判人员的中立立场,让当事人对说明是否充分产生过多争议,第二也防止出现说明后阻碍当事人拟制自认发生的可能,对另一方当事人有失公平。因此根据新规,对于拟制自认,审判人员只需告知当事人保持沉默后的法律后果即可。

3、诉讼代理人的自认。2019《民事证据规定》5将诉讼代理人在诉讼中自认的除外规定,从未经特别授权的代理人对事实的承认直接导致承认对方诉讼请求的除外修改为除授权委托书明确排除的事项外。因为《民事诉讼法》对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的规定,针对的是诉讼代理人对诉讼请求的处分。而自认是对事实的承认,与诉讼请求并不等同,并且在一般情况下,无论一般授权还是特别授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基于与当事人诉讼利益的一致性,对不利于被代理人的事实明确承认,承认的效力直接归属于被代理人,可视为被代理人的自认。基于此,如果当事人认为将来可能因代理人作出影响案件事实的自认行为而承担一定的诉讼风险,其可以选择在授权委托书中明确记载需要排除的授权事项,从而规避该风险,排除后诉讼代理人承认的事实对当事人就不具有约束力,不产生自认的效力。

4、共同诉讼人的自认。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第6条新增了共同诉讼人的自认规则,该规定是对《民事诉讼法》第52条(2)款的细化和补充。普通共同诉讼人之间因为对诉讼标的没有共同的权利义务,所以只对作出自认的当事人本人生效。而必要共同诉讼,因为共同诉讼人对诉讼标的有共同的权利义务,所以除非所有的其他共同诉讼人对自认明确否认或承认,否则部分共同诉讼人的自认对全体共同诉讼人、包括对作出自认的当事人都不生效。此外,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也规定了共同诉讼人的“默示自认”:即对自认既不承认又不否认,经法官释明后仍不明确肯定或否定,视为对该自认的肯定,自认对全体共同诉讼人发生效力。

5、附条件的自认。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第7条新增了附条件的自认规则,即对方当事人陈述的于己不利的事实,一方当事人有所限制或者附加条件的予以承认,由法院综合考虑决定是否构成自认。

6、不适用自认的情况。《民事诉讼法解释》第92条第(2)款已对不适用自认的事实进行了规定,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第8条通过援引《民事诉讼法解释》第96条第(1)款,对不适用自认的情况予以完善。即除了涉及身份关系、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外,还增加了涉及公益诉讼、当事人有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合法权益可能、法院依职权追加当事人、中止诉讼、终结诉讼、回避程序性事项的事实,都不能适用自认。因为自认具有免除对方当事人举证证明责任的作用,当事人的自认一旦成立,法院即应当直接作为裁判的依据,不能再依职权调查,而自认必须具有合法性,不能与现行有效的法律规定相冲突。基于此,若法律和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应由法院依职权调查收集的证据,就不能再适用自认的规定。

7、自认的撤销。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第9条对自认的撤销删除了2001年《民事证据规定》第8条第4款中“有充分证据证明”和“与事实不符”2个限定条件,即如果自认是在受胁迫或者重大误解下作出,即使该自认与事实相符,当事人也可撤销自认。相较原规定,新规定能避免产生道德风险。

(二)当事人陈述和自认规则变化的应对

当事人陈述和自认规则的变化,要求当事人或者代理人不仅要在庭前证据交换、开庭审理过程中谨言慎行,在起草诉讼材料时也要谨慎的阐述事实,尤其是新规加重了代理律师的自认责任,律师的自认视为当事人的自认。同时,默示自认规则也要求当事人或者代理律师在法官和对方当事人提问时不能以“不清楚、不知道”等含糊的回答来对待。建议律师在接受委托时,应将自认规则告知当事人,要求当事人据实告知案件真实情况以及未如实告知的后果,如有必要应将自认规则写入委托代理合同中、在授权委托书中明确授权范围及排除事项等;另外律师应充分与当事人的沟通,在起草诉状、代理词、发表答辩意见、回答法庭提问或对方当事人提问时,做到有的放矢,避免在未充分沟通的情况下进行自认,从而与当事人产生纠纷。

 

一、提交证据形式规则的变化

(一)提交证据形式规则主要新旧法条对比及解读

表格Excel版第二张.png

2019年《民事证据规定》第121315条新增了动产、不动产、视听资料以及电子数据证据提交的操作性规定,即动产证据原则上应当提交原物,原物不宜搬移或不宜保存的,可提供复制品、影像资料或其他替代品;不动产证据原则上应当提供该不动产的影像资料;视听资料应当提供存储的原始载体;电子数据应当提供原件。第14条对电子数据的范围进行了类型化归纳。新规有效解决过去对于动产、不动产证据如何提交的困惑,通过列举电子数据证据的范围可以有效解决电子数据举证难的问题,便于法院查明事实。

新规新增动产和不动产证据的提交形式,填补了之前法律的空白,新增电子数据证据的范围,方便当事人举证。尤其是随着通讯技术、网络技术的发展以及网络交易、移动支付的普及,司法实践中提交电子数据证据的情况越来越多,但因为《民事诉讼法解释》对电子数据证据只是原则性规定,实践中对电子数据的认定存在很多分歧,新规对此进行了回应。

(二)提交证据形式规则变化的应对

新规实施后,作为律师,应掌握不同类型电子数据证据的提交和出示方式,根据电子数据的具体类型提交证据,并通过借助多媒体设备出示、播放或者演示的方式出示证据。比如对于手机短信类,举证时应出示手机短信,并将短信内容、收发件人、收发件时间、保存位置等信息摘录说明;对于网页,应提供网址、访问时间,并将网页当庭演示,指明网页内容,同时提供网页的纸质件存档备查等。必要时,也可以聘请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操作,并就相关技术问题做出说明。同时,从另一方面来说,随着法律对电子数据证据规定的更加完善和明确,也提醒我们每个人在生产、传播、应用电子数据时,尤其是进行交易、发布信息时,既要有证据意识,维护自己的权益不受侵害,同时也要牢记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世界中不能随意“口嗨”,通过网络平台、通信应用等肆意侵害他人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