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原创

当前位置:首页 > 兴业原创

抵押权登记在第三人名下,债权人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

作者:孙婧 发布时间:2020-05-06




在民间借贷案件中,为确保将来债权得到有效清偿,以债务人或第三人财产为债权人提供抵押担保的情况屡见不鲜,通常情况下,抵押权都是登记在债权人名下。但现实情况纷繁复杂,由于抵押登记制度不健全或债权人办理抵押登记不便利等情况,债权人(实际抵押权人)也可能委托第三人(名义抵押权)代为办理抵押登记事宜,并将抵押权登记在第三人名下。这样以来,就会导致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在此情况下,抵押权是否能有效设立?抵押权应归谁享有?便成为司法裁判争议的焦点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债权人将抵押权登记在第三人名下,债权人作为实际抵押权人,应就抵押物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一 、债权人与登记抵押权人不一致现象出现在民间借贷案件中的原因



债权人与登记抵押权人不一致这一现象,最早出现于有关银行委托贷款纠纷的案件中,在这类纠纷中,若抵押权已经办理了有效登记手续,因银行发放的贷款实际由委托人提供,法院一般认定,委托人作为实际抵押权人,享有抵押权,银行作为名义抵押权人,不享有抵押权。后在民间借贷案件中,也出现了实际抵押权人与名义抵押权人不一致的现象。通过研究司法判例,笔者发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种:



(一)客观原因-抵押登记部门关于办理抵押权登记的限制性规定  


因我国抵押登记制度不健全导致各地区登记机关对办理抵押登记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地区的登记机关对抵押权人进行了不当限定,笔者就遇到某地区登记机关规定不允许将商业用地的使用权登记到自然人名下的情况,当然该规定与上位法之间的冲突就不在此阐述。



(二)主观原因-债权人个人原因


由于办理抵押登记是十分复杂的事务,所以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债权人未将抵押权登记在自己名下,具体情况如下:


1.  债权人办理抵押登记手续不健全,补全登记手续较为复杂,而委托第三人代为持有抵押权并办理抵押登记;


2.  债权人因工作原因,办理抵押登记不方便,而委托第三人代为持有抵押权并办理抵押登记;


3.  债权人因距离办理抵押登记机关较远,办理抵押登记成本高、费时长而委托第三人代为持有抵押权并办理抵押登记。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二 、关于抵押人、实际抵押权人、名义抵押权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抵押人:是向债权人提供一定的财产作为抵押,用以担保债务履行的债务人或第三人。


实际抵押权人:是指实际对债务人享有债权,虽未登记为抵押权人,但在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物时得就抵押物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清偿的单位或个人。


名义抵押权人:是指实际对债务人不享有债权,也对抵押物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不享有优先受偿权,受实际抵押权人委托,登记为抵押权人的第三人。


关于债务人、实际抵押权人与名义抵押权人三者之间的关系,如下图所示:





 三 、抵押权效力问题


当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时,抵押权的效力问题便成了司法实务中争议的焦点问题。作为债权人,在实现抵押权的情形发生时,往往以自己为实际抵押权人就抵押物主张权利,而对于主债务人或其他提供财产抵押担保的第三人来说,这时就会以抵押权未有效设立来抗辩。抵押权是否有效设立,对各方当事人利益影响重大,笔者认为此种情况下,应当认定抵押权有效。具体理由如下:



(一)将抵押权登记在第三人名下是各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不符合合同无效情形。


首先,抵押人、名义抵押权人、实际抵押权人在符合缔约能力、自愿且意思表示真实的情况下,实际抵押权人将抵押权委托名义抵押权人持有并办理抵押登记,抵押人对此明知且认可,说明这种交易安排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抵押合同成立并生效。


其次,《物权法》第179条是关于抵押权与抵押权人的明确法律规定,但本条并没有禁止债权人委托他人代为持有抵押权,根据法无禁止即自由的原则,将抵押权委托他人代为持有并办理登记并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并不会导致抵押合同无效。


最后,登记部门对抵押权登记的限制性规定,既不属于法律也不属于行政法规。同时抵押登记部门的这种规定应属于管理性强制规定而不属于效力性强制规定,故不遵守该限制性规定并不会影响抵押合同效力。但该规定却是债权人不能将抵押权登记在自己名下的客观障碍。债权人为了规避这种不合理的登记管理制度而作出特殊交易安排,委托第三人作为名义抵押权人持有抵押权,进而导致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时,将这种不利后果转嫁给债权人,认为抵押权无效显然是不合理的。



(二)债权人与名义抵押权人不一致并没有突破抵押权的从属性


我国《物权法》179条、第172条、192条及《担保法》第50条分别从设立和转让两个方面对抵押权的从属性做了规定。《物权法》第179条、第172条规定说明设立抵押权的目的就是为主债权提供担保,若主债权不存在,抵押权就无从谈起。《物权法》第192条、《担保法》第50条的规定说明抵押权不能脱离主债而单独转让。这些都是我国法律关于抵押权从属性的规定,那么究竟债权人委托第三人代为持有抵押权是否构成对抵押权从属性的突破呢?笔者认为并不构成。


首先,无论抵押权登记在谁的名下,抵押权所担保的主债权始终是明确和具体的,都是为了主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债务提供担保。抵押权设立的目的始终不变。


其次,主债权人将抵押权登记在名义抵押权人名下,导致主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并不构成抵押权脱离主债权而单独转让。主债权人也就是实际抵押权人是委托名义抵押权人代为持有抵押权,而不是单独转让了抵押权,实际抵押权人与名义抵押权人是委托关系。而且在将抵押权登记在名义抵押权人名下时,抵押人与主债权人都会达成相关《协议》或取得抵押人的同意,抵押人对此是明知且认可的,那么这样以来,这种情况就更符合《合同法》402条规定的隐名代理。而不是构成抵押权单独转让。


综上,此种情形不构成抵押权从属性的突破。



(三)主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并不违反物权法定原则


物权法定原则是民法的基本原则之一,它是指物权的种类和内容只能由法律来规定,不允许当事人自由创设。具体而言就是物权的种类法定,内容法定、效力法定、公示方法法定。


1.  物权种类法定


是指当事人设定的物权必须符合现行法律的明确规定,如果不是法律明文规定的物权种类,禁止当事人创设此种物权。显然,委托他人代为持有抵押权并不是一种新的抵押权类型,当事人并没有创设新类型的物权。


2.  物权内容法定


是指当事人不得逾越法律规定物权内容的界限,改变法律规定的物权内容。如:取消所有权中的处分权能。毫无疑问,主债权人将抵押权登记在第三人名下是不涉及对物权内容法定的突破。


3.  物权的效力法定


物权效力法定是指物权具有的排他、优先及追及效力,都应当由法律明确规定,不容当事人通过协议随意改变。当事人之间通过签订协议的方式将主债权人享有的抵押权登记在第三人名下,此种主债权人委托他人代为持有抵押权的方式并不涉及对抵押权效力的变更。当抵押权实现的情形出现时,主债权人作为实际抵押权人对抵押物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正是抵押权优先性的体现。


4.  物权公示方式法定


我国《物权法》187条明确规定:不动产自办理抵押登记时生效,这是不动产抵押权公示方式的法律规定。而主债权人委托第三人办理抵押登记,将抵押权登记在第三人名下,符合不动产抵押权登记生效的条件,并不违反抵押权的公示方式。


综上,主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并不违反物权法定原则。



(四)抵押权办理登记具有公示效力,将抵押权登记在名义抵押权人名下不损害善意相对人合法权益与社会公共利益。


首先,将抵押权办理登记符合抵押权公示的一般原则,无论抵押权登记在谁的名下,办理登记即认为其完成公示。


其次,登记机关将抵押权登记在名义抵押权人名下并办理他项权利证书,具有公示公信效力,足以让善意相对人知悉该项抵押权的存在,善意相对人不会因此陷入错误认识而造成自身权益受损。


最后,此种情形是抵押人、名义抵押权人、实际抵押权人的交易安排,是各方真实意思表示,不会损害第三人、国家、集体及社会公共利益。






 四 、抵押权的归属及原因



对于抵押权登记在名义抵押权人名下,抵押权归实际抵押权人(债权人)享有还是名义抵押人享有?笔者认为抵押权应归实际抵押权人享有,对此,司法实践已有很多判例支持,笔者在此选取一例典型案例进行具体说明。



例:王福海、安徽国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最高人民法院 (2015)民一终字第107号



案情简介:


2013年1月20日,出借人王福海(实际抵押权人)与借款人阳光半岛公司(抵押人)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借款金额为16950万元,借款期限为7个月。由借款人提供其名下不低于500亩国有土地使用权作为还款的担保并进行抵押登记。


后因寿县国土资源局不准将国有土地使用权登记在自然人名下,阳光半岛公司(抵押人)便与国瑞公司(名义抵押权人)签订《土地抵押合同》,为王福海与阳光半岛公司之间的借款提供抵押担保,后双方向寿县国土资源局申请抵押登记,将抵押权登记在国瑞公司名下,该局依法颁发了他项权证。


因借款人到期未履行还本付息义务,出借人(实际抵押权人)王福海依法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王福海对案涉抵押物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一审法院未支持原告王福海此项诉请,经原告王福海上诉后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支持王福海(实际抵押权人)该项诉请,判决原告王福海对案涉抵押物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最高人民法院观点:

关于王福海对案涉土地使用权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问题。


本院认为,首先,在抵押登记制度不健全,抵押登记部门不准予将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在自然人名下的情形下,阳光半岛公司和王福海同意以国瑞公司名义办理抵押登记,为阳光半岛公司与王福海之间的《借款合同》提供抵押担保,这样的交易安排体现了阳光半岛公司与王福海以案涉土地使用权为双方之间的借款提供抵押担保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案涉《借款合同》、《土地抵押合同》均属合法有效。


其次,本案抵押权设立没有突破抵押权的从属性,也不存在脱离债权的独立抵押。案涉土地使用权的抵押符合《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二条关于担保物权从属性的规定。


最后,案涉土地使用权经抵押登记,表明在案涉土地使用权上面存在担保物权的权利负担,对外具有公示公信作用。在没有信赖登记的善意第三人主张权利的情形下,应依据当事人约定来确定权利归属。故王福海作为本案债权人享有案涉土地使用权的抵押权,符合《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九条关于抵押权的一般规定。


综上,王福海上诉主张对案涉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权具有合同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相似判例:


1.  李洪涛、洪彦民民间借贷一案(2017)云民终891号


2.  青岛洪泰担保有限公司与王文惠、文斌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2014)鲁民一终字第553号。


3.  周晖、鄢武彪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2019)粤01民终22495号


4.  周晖、欧阳润洪民间借贷纠纷一案(2019)粤01民终5544号


5.  朱作芳、郭彦玲民间借贷纠纷一案(2019)翼01民终1435号


6.  李鹏与大连大名投资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2018)辽02民初1388号


7.  张磊与王峰、贾芳莉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2018)宁01民初130号





 五 、经验总结



1. 因抵押权是非常重要的权利,它的有效设立对将来债权有效清偿至关重要,尤其是针对偿债能力比较弱的债务人。且就目前来说,债务人可以将抵押权委托他人代为持有并无法律明确规定,仅有判例支持,为了安全起见,依然建议债权人将抵押权登记在己方名下为妥。


2.债权人将抵押权委托名义抵押权人代为持有并办理抵押登记,必须取得抵押人同意,且各方当事人对此必须有明确的协议,最好是书面协议,以便将来涉诉后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3.  即使是抵押权未有效办理登记,并不等于完全免除抵押人的责任,主债权人依然可以根据有效的《抵押合同》主张抵押人继续履行办理抵押登记或要求其承担承担其他违约责任。


4.  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依然可以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7条,追究担保人与债务人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