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原创

当前位置:首页 > 兴业原创

兴业连载 | 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变化分析及对策(二)

作者:冯建军 发布时间:2020-05-11

三、司法鉴定事项变化

(一)司法鉴定事项主要新旧法条对比及解读

一.png

2019《民事证据规定》在吸收2012年《民事诉讼法》鉴定意见规定的基础上,对司法鉴定事项进行了更加全面的规定,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申请鉴定的释明。2019《民事证据规定》第30条对当事人申请鉴定增加了法院的释明义务,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认为待证事实需要通过鉴定意见证明的,应当向对需要鉴定的待证事实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释明是否申请鉴定。


2、申请鉴定的时间。新规将申请鉴定的时间由“举证期限届满前”修改为“审理案件过程中、指定期间内”,修改后显然更加合理,更有利于维护当事人权益,也有助于法院查明案件事实。


3、鉴定人承诺及对虚假鉴定的处罚。这是新规关于鉴定意见比较重要的新增规定,鉴定人应当签署承诺书,且承诺书包含在鉴定人出具的鉴定书中。若鉴定人故意做虚假鉴定,除了要退还鉴定费用,还可能面临被罚款、拘留乃至被追究刑事责任,若鉴定人是机构的,其主要负责人或直接责任人将被处罚。


4、鉴定材料质证。以往的民事诉讼中,当事人只能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2019《民事证据规定》规定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对鉴定材料进行质证,经过质证的材料才能作为鉴定的根据。这样即使鉴定材料是当事人单方面提供的,但通过质证程序,能够有效避免材料提供方与鉴定人之间恶意串通,也能够提高鉴定意见的客观性、减少当事人对鉴定意见的质疑。


5、鉴定期限。2019《民事证据规定》新增规定了鉴定人应当在法院确定的期限内完成鉴定并提交鉴定书,未按期完成鉴定的,当事人可以申请法院另行委托鉴定,鉴定人应退还鉴定费用,拒不退还的由法院依法执行。


6、鉴定书的异议及鉴定人出庭。2019《民事证据规定》新增规定了当事人有权对鉴定书的内容提出书面异议,鉴定人应当对此作出解释、说明或者补充,法院认为有必要的,也可以要求鉴定人对未提出异议的内容进行解释、说明或者补充。当事人对鉴定人的答复仍有异议的,应预交鉴定人出庭费用,由法院通知鉴定人出庭。


7、重新鉴定。2019《民事证据规定》对重新鉴定的措辞进行了调整,并新增存在鉴定人不具备相应资格、鉴定程序严重违法、鉴定意见明显依据不足三种情形时,当事人有权申请重新鉴定,鉴定人应退还鉴定费,拒不退还的由法院依法执行。同时明确了重新鉴定时原鉴定意见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新规还对当事人单方委托鉴定,另一方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的条件由之前的“有证据足以反驳”修改为“有证据或者理由足以反驳”,即使另一方当事人无法提供证据,但只要有足以反驳的理由,仍可申请重新鉴定。


8、鉴定人无正当理由撤销鉴定意见。2019《民事证据规定》新增了鉴定意见被采信后,鉴定人无正当理由撤销鉴定意见的处理规则,即由法院责令退还鉴定费,并可视情况对鉴定人采取罚款、拘留、追究刑事责任的处罚,且当事人可向鉴定人主张由此增加的合理费用。


(二)司法鉴定事项变化应对

2019《民事证据规定》对司法鉴定进行了更加全面的规定,是最高人民法院对鉴定意见制度自2012年修改以来存在诸多问题的回应,对于当事人来说,无论是申请鉴定时间、鉴定材料质证还是鉴定人出庭制度等,都能更有效的防范虚假鉴定、恶意串通鉴定,增强鉴定意见证据的三性,减少当事人对鉴定意见的质疑。因此,司法鉴定事项的变化产生的风险主要是相对鉴定人的。作为鉴定人,首先应遵守承诺书,客观、公正、诚实的进行鉴定,并在法院确定的期限内提交鉴定书;其次,及时调整鉴定书的内容,出具的鉴定书应符合2019《民事证据规定》第36条鉴定书的形式要求;最后,无正当理由不得撤销鉴定意见。否则,将面临退还鉴定费用、被处以罚款、拘留、承担刑事责任的风险。但是应当注意的是,对于代理人来说,若有一方当事人提起鉴定申请的,作为另一方当事人的代理人,要注意以下几点:对方申请鉴定的事项是否与案件有待查明的事实具有关联系,对方申请鉴定的事项是否必须通过司法鉴定的方式才能确定,若有问题及时向法院提出,避免对方当事人滥用鉴定申请权,拖延诉讼进程,或者利用鉴定实现混淆视听或达成其他不当的目的。

 

四、证据调查收集规则变化

(一)证据调查收集规则主要新旧法条对比及解读

二.png

2019《民事证据规定》对证据调查收集规则进行了较多的修改,比如将申请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期限由“举证期限届满前七日”展至“举证期限届满前”,对申请应当载明的事项新增了“证据名称”和“明确的线索”,将“照片”、“计算机数据或者录音、录像”调整为“影像资料”、“电子数据”等等,上述措辞的调整、修改,让新版《民事证据规定》条款之间、新版《民事证据规定》与《民事诉讼法》等法律的相关条款保持统一。但2019《民事证据规定》对证据调查收集规则最重要的修改便是“书证提出命令”制度。


书证是民事诉讼中最常见、最直接的证据种类,2015年《民事诉讼法解释》第112条就已经对“书证提出命令”制度进行了原则性规定,但是因为是原则性规定,在实务中的可操作性较差,因此,新版《民事证据规定》对“书证提出命令”制度进行了完善和细化。


1、书证提出命令的申请条件。根据新《民事证据规定》第45条的规定,当事人向法院申请书证提出命令应当提交书面申请,申请书应当载明书证名称或内容、需要该书证证明的事实及事实的重要性、对方当事人控制该书证的根据以及应当提交该书证的理由。


2、书证提出命令的审查程序。根据新《民事证据规定》第46条的规定,法院审查时应当听取对方当事人的意见,必要时可以要求双方当事人提供证据、进行辩论,以保障双方当事人的辩论权。若申请理由成立,则裁定责令对方当事人提交;若存在(1)申请提交的书证不明确;(2)书证对于待证事实的证明无必要;(3)待证事实对于裁判结果无实质性影响;(4)书证未在对方当事人控制之下;(5)不属于书证提出义务范围的等5种情形,则通知申请人其申请理由不成立。若对方当事人否认控制书证,法院将根据法律规定、习惯等因素,结合案件的事实、证据,对于书证是否在对方当事人控制之下的事实作出综合判断。


3、书证提出义务范围。根据新《民事证据规定》第47条的规定,存在以下5种法定情形的:(1)控制书证的当事人在诉讼中曾经引用过的书证;(2)为对方当事人的利益制作的书证;(3)对方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有权查阅、获取的书证;(4)账簿、记账原始凭证;(5)人民法院认为应当提交书证的其他情形,则控制书证的当事人应当提交书证。


4、不遵守书证提出命令的后果。根据新《民事证据规定》第48条的规定,控制书证的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交书证,毁灭有关书证或者实施其他致使书证不能使用行为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对方当事人所主张的书证内容为真实。


(二)证据调查收集规则变化的应对


民事审判活动对案件事实查明以尽量发现真实的事实为目标,当事人收集证据途径不足往往会导致其承担败诉的结果,严重影响当事人实体权利的保障和实体公正的实现。2019《民事证据规定》对证据调查收集规则的修改,既尊重当事人处分权行使、落实当事人举证责任,也能够充分发挥法院依职权调查收集证据的功能与作用,尤其是“书证提出命令”制度的修改,对于当事人和代理律师来说,拓宽了当事人收集证据途径,若存在对方当事人控制书证的情况,应及时向法院申请,避免因此导致败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