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原创

当前位置:首页 > 兴业原创

生态环境侵权责任的法律构造——以谢知锦公益诉讼案为实证

作者:吴艳 马虎 发布时间:2020-06-10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环境保护问题时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追求经济发展的同时,保护生态环境变得日益重要,保护生态环境,关系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绝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发展经济。目前我国法律对破坏生态环境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做出了明确规定,对于因谋求私人利益而使生态环境遭受破坏者,将依法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可以说法律的规定为生态环境侵权责任承担提供了很好的指引作用,而本文在结合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诉谢知锦等四人破坏林地民事公益诉讼一案的基础上,依法对生态环境侵权纠纷案件中责任承担问题进行了解和分析。


一、基本案情


2008年7月29日,谢知锦等四人未经行政主管部门审批,擅自扩大采矿范围,采取从山顶往下剥山皮、将采矿产生的弃石往山下倾倒、在矿山塘口下方兴建工棚的方式,严重毁坏了28.33亩林地植被。2014年7月28日,谢知锦等人因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分别被判处刑罚。2015年1月1日,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以下简称“自然之友”)、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以下简称“绿家园”)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四被告承担在一定期限内恢复林地植被的责任,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34万元;如不能在一定期限内恢复林地植被,则应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110万余元;共同偿付原告为诉讼支出的评估费、律师费及其他合理费用。


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谢知锦等四人为采矿占用林地,不仅严重破坏了28.33亩林地的原有植被,还造成了林地植被受损至恢复原状期间生态服务功能的损失,依法应共同承担恢复林地植被、赔偿生态功能损失的侵权责任。遂判令谢知锦等四人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五个月内恢复被破坏的28.33亩林地功能,在该林地上补种林木并抚育管护三年,如不能在指定期限内恢复林地植被,则共同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110万余元;共同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27万元;共同支付原告支出的评估费、律师费、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16.5万余元。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


二、法律分析


(一)自然之友、绿家园可以作为公益诉讼的原告主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五十八条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二条等相关规定,社会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须符合:1.依法在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2.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五年以上且无违法记录。本案中,自然之友于2010年6月18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民政局登记成立,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绿家园是2006年11月7日在福建省民政厅登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是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以上两个社会组织主要从事环境保护等相关公益活动,并且根据相关记录已连续五年未有违法记录。因此,可以看出自然之友和绿家园具备法律规定的原告主体资格条件。



(二)环境修复责任的承担已成为保护环境的主要方式


根据《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在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中,若请求恢复原状,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判决被告将生态环境修复到损害发生之前的状态和功能。对于无法修复的,可以采用替代性的修复方式,同时可以确定环境侵权人不履行修复义务时应承担的修复费用。本案中,环境侵权人谢知锦等四人非法占有林地,并造成林地的原有植被遭受破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谢知锦等四人在规定的时间内修复被破坏的生态环境,并确定在不履行修复义务时的赔偿费用符合《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目前,在2021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四条,对生态环境修复责任规定的更加明确,同时也明确环境侵权人不履行修复责任,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可以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进行修复,但是所需的费用由行为人负担。因此,可以说环境修复责任的承担已日益成为保护环境的主要方式。




(三)生态环境修复期间服务功能丧失导致的损失赔偿和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赔偿已成为环境公益诉讼的重要内容


在《民法典》未出台前,关于生态环境修复期间服务功能丧失导致的损失赔偿,在《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2019年6月5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第十二条第三款作出了规定,对于请求环境侵权人赔偿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人民法院可以支持。本案中,一审法院针对谢知锦等四人破坏林地的行为,有权依据《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规定的内容,判决其承担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


对于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承担,在《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中并未明确规定,但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第十三条将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赔偿纳入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范围,对于造成生态环境永久性损害的行为,有权要求侵权人赔偿损失。本案中,介于当时《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并未对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赔偿进行规定,若将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赔偿纳入赔偿范围,在没有相关法律依据做支撑的前提下,该诉请可能不会被法院支持。而现在《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五条,对生态环境修复期间服务功能丧失导致的损失赔偿和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赔偿都已进行了明确规定,可以说《民法典》的出台,进一步强化了环境损害赔偿责任的承担,提高了环境违法者的违法成本。


除此之外,《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二十二条,对检验、鉴定费用,合理的律师费以及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承担进行了规定。本案中,对原告支出的评估费、律师费、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由环境侵权人谢知锦等四人承担,符合《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目前《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五条进一步对生态环境损害调查、鉴定评估费用以及其他合理费用的承担进行了规定,该规定的出台为前述费用的主张提供了实体法的依据。



三、结语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书中就深刻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在人类发展的长河中,人类将自身需求凌驾于自然之上,而遭到自然界报复的案例比比皆是。而现在我国正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因为保护自然环境就是保护人类,建设生态文明就是造福人类,对出现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法律将会给予严厉的惩处,让违法者知道违法后果的严重性,让其不敢再越雷池一步。